微推理小说

我和宅配员间的对话 「不好意思,我想请问这包裹的地址...」宅配员说 「喔喔,这个的话在B栋一楼喔。」我说 「谢谢你。」宅配员说 关上了门。 话说我的房间是C栋3楼呢

微推理小说-你逃得掉吗

不会读书、也无法与人交谈。 这样的我、对谁来说都是不需要的。 在家中作为父亲的出气筒。对我的施暴更变本加厉。 真的很令人悲伤。 「我以为逃的掉的」 。想逃离家、马上遭遇的。是比以往更加倍...

微推理小说-可疑日记本

1904年8月,我在家中发现了一本可疑的日记。 先说明下,我家是6年前结婚的妻子挑屋并购入的中古住宅,不过我妻子已经在前年和两个女儿一同在船难中丧生,两个女儿虽然在其两日后被冲上不同的两个海岸边,但...

微推理小说-弟弟永远活在家人心中

我曾经有个弟弟,虽然过往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但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跟弟弟分享爸爸给我的糖柑仔时,那份快乐的回忆。 只是好景不常,弟弟出生没几个月就死了,只是到现在还活在每一个家人的心中。

微推理小说

我平日每天都会上澡堂去,而在洗完澡前进去三温暖好好流个汗更是例行公事。 在我刚进三温暖房才一分钟左右,有个男人也跟着进来,一较高下看看谁待比较久吧,在这男人出去之前我绝不出去,这也是我特有的习...

微推理小说

"唉,还没好吗?”我面向背对着我的老婆这么问,为什么女人在准备的时候都要花这么久时间? “快好了,不必那么急嘛,你看看你,一副焦躁不安的样子,小翔,别再乱动了喔。” 她说得没错,我天生就这...

微推理小说

在某妇产科医院有一名妇人生下了一个宝宝,当天半夜护士去婴儿房巡视情况,意外发现该婴儿已经全身冰冷无呼吸,死亡了。 知道此事后的院方决定隐瞒此事,用一个也才刚出生没几天的孤儿婴儿取代那名死婴。在...

微推理小说

有个之前一起工作的前任工作伙伴最近转职到我的所属职场工作,因为彼此都是已婚男人,从以前就常一起出去游玩或喝酒谈天,于是便约他去附近的茶馆叙叙旧。 我问他:“最近在干嘛,在赚什么黑心钱啊?”他闻言...

微推理小说

我搭上了一列特快车,大概在还差10分就午夜12点的时候,在中途站有一名男子也上了列车,他在车门关闭后,像是突然回复意识一般,开始左右环视着周遭乘客的脸。 “恕我愚昧,请问您今年28岁吗?”他如此的向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