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大学时候的黑暗时光

作者: dreamfly 分类: 转载 发布时间: 2019-01-11 16:35

这是我自己的真实故事。在那段黑暗的岁月中,我放佛陷入无底深渊,看不到一丝光明和希望。有多少次我在梦魇中逃亡,却始终找不到回家的方向。我写出来这段经历,希望能给那些和我一样幼稚无知的女孩以告诫,也希望我能从此彻底的从那段生活的阴影中走出来。前几天发了个帖子,点击率不高,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后续的内容都发不上去。可能是网络的原因吧。
(一)我的背景
单纯和浅薄有什么区别?我的性格,往好听的说是单纯,说的难听直白一点就是浅薄,我甚至无数次骂自己愚蠢!像我十几岁时那样单纯浅薄无知幼稚又自以为是的女孩大概不少。为了让大家明白也相信我之后真的会做出那么多蠢事,有必要交代一下我的家庭背景。
我妈妈的爸爸也就是我外公是被下放到农村的,后来就一直待在农村娶妻生子,而且一口气生了8个孩子,我妈妈是最小的。听我妈妈说外公是个很有学问的人,会说日语还懂医术,只可惜死的太早,受了一辈子苦。我猜我身上那股好学劲儿以及语言天赋部分遗传自他,另部分遗传自我爸。
我妈生长的那个农村比很多偏远地区的农村要好得多,因为临近H市,早几年就已经被规划为H市的一个区了。我妈上完高中后就来到H市我大舅舅家,并在当地找了一份工作。大舅妈是H市户口,所以大舅舅的户口也就迁到了这个全中国数一数二的大城市。我妈妈那一代应该算农民进城的第一代。
我爸出身于H市近郊的菜农家庭。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菜农和一般种地农民的区别。我也不是特别清楚,综合我妈的描述和我的分析,我对菜农的总结如下:他们一般住在大城市的边缘近郊,离市中心的距离非常近,户口属于这个城市但是性质为农业户,以种植蔬菜为生,早上可以运菜到市中心去卖,所以一般收入都相当不错。现在,很多城市菜农住的地方基本都融为了整个城市的一部分。所以,菜农和从偏远地区来城市务工的农民是截然不同的。菜农是这个城市的一员,而且自我意识中也有这种归属感。我爸有六个兄弟姐妹。听伯父说我爸读书成绩很好,但读完高中就辍学,在生产队开拖拉机。估计可能是家里兄弟姐妹众多供不起他继续读。
我爸和我妈结婚后就住在H市的近郊,菜农聚居的地方。我的中学、大学都是在H市的市中心上的,每天上学回家往返也不过40分钟的公交车。我上小学的时,父母一直在生产队做事,收入一般。后来政策开放,我妈是个很精明的女人,看准时机,立刻和我爸一起辞掉生产队的工作,做起了小生意。此后我们家的生活便蒸蒸日上,月收入在95年左右就可以达到万元,是当时真正的农村万元户。
在此期间,我爸妈还给我添了个小弟弟。这个弟弟比我小六岁。农村的计划生育规定:如果第一胎是女孩,允许六年后生第二胎。所以我家不算超生,而且很幸运的第二胎生了个男的,很多家庭第二胎仍然是女孩。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姐姐都比弟弟或者妹妹大六岁。
(二)我的背景
我的很多中学同学对于我有个弟弟都十分奇怪,因为他们绝大部分是城市户口,是家庭严格实行计划生育的独生子女。得知和他们没有丝毫差异的我竟然是农业户口,他们更是惊奇。的确,无论吃穿用我不比那些城市户口的独生子女同学差,甚至比很多同学好。98年我就有了自己的电脑,那时我还在上高一。至于那些什么学习机啊电子辞掉之类从小到大我都用烂了好多部。从这个意义上我根本不怕让别人知道我是农村户口,我甚至以自己是农村家庭而有如此高的生活水准而自豪。
回想起来,我的童年真是无忧无虑,充满夏天灿烂的气息。我小时候特别爱看书,连幼儿园都没上,就抓着书使劲儿看,当然一个字都看不懂,当时我的想法我现在都还记得:这么多有趣的故事我却看不懂,真可惜,我一定要好好学习认字,这样就能看好多好多故事了。我父母并没有发现我这种异于其他小孩特别的好学劲,他们起早贪黑忙着赚钞票呢。年幼的我经常被锁在家里,橱柜里有一罐饼干之类的东西饿的时候充饥。我每天就在屋子里一页一页翻着看不懂的书,幻想、发呆。
我认字的时间和其他小孩子一样,是上小学时。学会认字之后我就开始疯狂的看书,只要能得到的书全都读。别的小孩打闹嬉戏时我就捧着书看,旁边放着一本新华字典,不认识的字自己查字典。那部字典我一直用到初中,整个字典被我用到散架。读中学时我开始用现代汉语词典,不过查词典的机会比小学时要少许多了。很多邻居都知道我打小就爱看书,他们经常对我父母说我是个大学生的料,事实上,我后来读到了硕士研究生。
父母很支持我看书。他们经常给我买各种各样的书。不过他们自己的文化水平有限,时间又少,给我买的书都是批量购进,良莠不齐,有的书并不适合我那个年纪看,比如我读小学时就已经看了不少古龙的武侠小说,还有一些言情小说。里面的情色成分让年幼的我陷入无尽春思。这大概是我长大后不自重的原因之一吧。
小时候我很乖,很听话,学习成绩好,又特别喜欢读书,所以父母对我很放心,不怎么管我,只顾忙他们的生意去了。他们认为,女孩子只要懂事听话就行。而我不仅听话懂事而且学习成绩特别好,他们就更开心更放心了。我在学习上有什么要求他们都是有求必应的。但其他方面就管的比较死,比如我想吃零食或者买漂亮衣服都不行。我妈经常说女孩子不能贪吃,否则长大会变坏。所以虽然家里饭菜丰盛可口但她极少买零食给我和弟弟吃。她也不许我打扮,怕我会吸引坏男生,或者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后来我性格的缺陷越来越明显,他们已经无能为力。简单的说,我这个人很自我中心,想法天真浪漫不现实(言情小说看多了),但遇事不喜欢思考,头脑简单浅薄。我这样的人在中学也交到了几个朋友,但更多的是得罪人。在人际关系上受过很多挫折。其实现在回想起来也不算什么挫折,是我自己性格太敏感又好强。高中的时候因为早恋成绩大打折扣,所幸高考还是上了个二本。这次的早恋对我的影响也很大,但因为和主题关系不大,先撇开不谈。
我有这样的性格,和我弟弟也有莫大关系。我们姐弟的关系自从他懂事之后就一直不太好。因为有我这样成功的范本,我爸妈认为孩子是不用怎么管教也可以成长的很好的,所以对我弟弟也不怎么管教,导致他后来极度任性妄为,无法无天。虽然爸妈一直不承认,嘴上总说两个孩子都一样,其实怎么可能一样呢,在他们心底肯定对弟弟的疼爱还是多一些的。我记得小时候看见爸妈成天抱着弟弟觉得非常羡慕,就要求爸爸也抱抱我。当时爸爸可能因为忙了一天觉得很累,很不耐烦的拒绝了我的要求。他不知道他的拒绝深深刺痛了我年幼的心。当时我想果然还是喜欢弟弟啊,成天抱着他就可以,要你抱抱我就不愿意。
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小时候的很多想法很无理取闹。比如妈妈买回来的进口香蕉,弟弟一口气吃了六根,我觉得不能比他吃的少,所以我也吃了六根。妈妈回家看到才买的香蕉所剩无几质问我时我回答:“弟弟吃了六根我也吃六根。”那香蕉可能很贵,妈妈心疼,年轻时妈妈脾气也不好,就冲我发火:“你吃那么多干什么!”我不服气道:“因为他吃六根所以我也吃六根啊!”妈妈就骂了我一句,其实也就挺普通的家长骂小孩的话。没有弟弟的时候她这样骂我也不会多想什么,但那时就觉得妈妈很嫌弃我,为什么弟弟可以吃六根香蕉我就不能吃?妈妈可能是想我比弟弟大六岁,弟弟吃东西不知道轻重多少,我难道也不知吗?那么贵的香蕉当然不应该一口气吃那么多。可是小孩子哪里懂那么多道理。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总之,在我的成长历程中,我对这个莫名其妙到来的小男孩一直充满敌意。说他莫名其妙到来,是因为在我妈分娩前几个月我被送到姑妈家住。那时我并不明白为什么要送走我,也没有人向我解释。直到有一天,姑妈说我可以回家了。于是我高兴的跑回家,却看见妈妈躺在床上冲我笑,旁边睡着一个小婴儿,就是我弟弟。从此,父母对我的关注和爱护至少少了一半。大部分邻居经常不怀好意的对年幼的我说:“你妈妈生了弟弟你就跌价了哦!”“你妈妈有了弟弟就不喜欢你了哦!”诸如此类的话每天上学放学的路上可以听到很多。对这些话我似懂非懂,回去问爸妈,他们说如果再有人说这种话你就回答爸妈两个一样喜欢。
真的两个一样喜欢吗?如果他们扪心自问,恐怕答案也不是如此吧。不过现在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了。但是如果让我选择,我绝对不会生两个小孩!我怎么能保证对他们给与同样的爱呢?我怎么能保证他们心里不会留下我年幼时那样的阴影呢?我从小到大一直在争。小时候和弟弟争夺父母的爱,读研的时候和同门争夺老板的重视。我争的太辛苦了。我不要我的小孩也这样,我要给他全部的爱。
我和弟弟的关系恶劣到什么程度呢?举一个例子吧。我喜欢读书,有很多藏书。有些不读的过时的书就放在仓库。有一天我想查点资料,跑去仓库翻旧书,却发现藏书少了一大半。我非常生气,立刻跑去质问弟弟是不是他把我的书当废纸卖了。虽然家境小康,但父母在用钱方面对我们管理很严,所以弟弟经常想些旁门左道弄钱用,尤其是在他上初中时。弟弟当然不承认。后来我在家附近的废品收购站找到了所有失踪的书,又花钱把他们全买了回来,拎到他面前责问他:“除了你还有谁会去仓库把我的书偷出来卖呢?爸妈从来不动我的书,外人没有钥匙进不去更不可能!”他恼羞成怒,坚决否认,我觉得他执迷不悔更是生气,就不停的数落他,可能言辞激烈了些,毕竟他上初中有十四岁了,就回口骂我贱人、婊子之类的话,我听了很愤怒,动手打了他一巴掌。然后他开始疯狂的揍我。他那时就有一米八身高,因为营养好体格非常健壮。身高一米六八体格瘦弱的我当然不是他的对手,后来他给了我致命一击:将我推向穿衣柜的大镜子,我整个人摔在镜子上,镜子粉碎,无数碎片插进我的身体,我浑身是伤。
我爸妈目睹了整个过程。爸爸试图栏住他,但他的拳头实在太凶猛,爸爸想护我的时候他连爸爸也打。妈妈就在旁边哭,边哭边说什么家门不幸之类的废话。也不知道想想办法让弟弟不要这样打我。这次的事对我伤害非常大。从小到大,连爸妈都没狠狠打过我,却在我二十岁的时候被十四岁的亲弟弟打成重伤。
(三)陷入深渊
我读的高中是一所H市重点学校。本来在班上成绩一向拔尖的我因为早恋失败成绩迅速滑坡,所幸高考时还是上到了二本。H市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城市,高校甚多。我读的大学虽然是二本但也有百年历史,只是限于规模没再能上一个档次。有这样的结果我已很满足,父母对我也没有太多苛求。
我是父母家族里出的第一个正式的大学生。另外比较有出息的家人是我妈妈的表哥家,出了个留洋的博士,那已经是很远几乎没有联系的关系了。但是父母对我的成绩的态度很漠然。按惯例,应该摆个状元宴之类的,请亲戚朋友吃顿饭庆祝一下吧。没有!很多不如我考的好的同学都有摆酒庆祝。也许是我考的不够好,父母觉得没有必要吧。但是后来我以全校专业第一的成绩考上研究生,还是一所重点大学的研究生,这也算光宗耀祖的事了吧,而且我还是要到外省去读研,居然也没有为我摆酒庆祝或者送行宴。家族里甚至都没有任何人表示一下。但是我弟弟在我考上研究生同一年去当兵,爸妈却在酒店给他摆了送行宴。对比之下真不能不让我觉得寒心!
话不扯远。我终于上大学了。正式开学之前,我一直住在家里,错过了和新同学磨合的最佳时期。这也拜我妈所赐。因为高中那些不愉快的经历,她认定我性格软弱嘴笨辞拙在人际交往上是个白痴,只会被人欺负,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在她看来,大部分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没什么真正的友情可言,只要自己不吃亏不害人就行了。她很担心大学的同学来自五湖四海成分复杂我会倍受欺凌,也不断将这种担心灌输给我。对我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被人欺负。
上大学之前我还没住过校,想到将来要和这些素不相识不知底细的人在同一屋檐下住四年,四年啊,不知会发生多少事,再加上她不断灌输给我的担心,让我更加忐忑不安,迟迟不愿去学校报道。最后不得已去学校,爸妈送我到宿舍,帮我弄好卫生,收拾好行李。走之前,妈妈留言:“不要和任何人走的太近,也不要得罪任何人,一心一意搞好学习就行,其他的不要管。”我深深的点了点头,坚定了以后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路线。
大学宿舍的同学基本上来自省内,大部分是农村的,少数几个是H市的。宿舍很大,一个宿舍住十几个人。我觉得和任何一个人都合不来,也没想过和谁能成为好朋友。我不怎么和人说话,因为觉得无话可说。也不喜欢她们那些粗鄙的聊天内容。有空就看书,吃饭买东西都是独来独往。大家发现我这种性格,自然也就不招惹我。但有一个H市的女孩子老找我茬儿。为什么呢?这里我描述一下我的个人情况吧,虽然我从中学时代开始就被很多人称呼为美女,但尚有自知之明,自认为长相一般,只算得上端正清秀,身高168CM,体型苗条,皮肤光滑细腻但不是特别白。可能因为看书比较多,气质很好,很引人注目也很耐看。在那群刚上大学的丑小鸭里,我确实可以算是鹤立鸡群。我学习好,表现的又很清高,所以有人妒忌喜欢找茬儿一点也不奇怪。
这里再插一段无关的话。老实说,我那些大学同学刚来H市的时候真的是一个比一个土,连市区的同学也透着一股俗气,不止衣着相貌气质甚至言行举止。我不是想说自己气质多好,也许那时的我在别人眼里更糟糕呢。到了大二、大三,这些女同学变的有点不认识了,相貌似乎都变端正多了,气质也时尚了很多。到我读研的时候,有一次在群空间里看到以前大学的同学的近照,天啊,一个个都宛若美女仙女了!就连以前我觉得很难看的女生都有了几分姿色!女人最美的年纪是不是25岁左右呢?应该是吧。在此之前太青涩,在此之后又有老态。
(四)陷入深渊
转入正题。军训开始。新生很容易辨认,穿着迷彩服的一定是。这时我和刘力第一次见面。刘力,这个男人,就是在我今后的生命中刻下一道长长的深深的伤痕的男人。
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一个人在饭堂吃饭,因为很晚人很少。坐在对面离我几张桌子远的一个男生盯着我看了很久。我装作不在意。入学不久我就发现自己很受异性注视。这个男的染着一头红色的头发,穿得像社会上的小混混。但我直觉他应该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吃完饭回宿舍,我发现这个男的一直跟着我。等我上了楼,他走向了新生的男生宿舍(就在女生宿舍对面),敲开一扇门,对里面的男生说了些什么。这些都是我躲在窗口偷偷看到的。女生毕竟都是虚荣的,那时我还在想,他该不会在打听我吧。后来他告诉我,那时他不是在打听我,也不是在跟踪我,只是正好要去男生宿舍找个人,所以跟我同路,碰巧发现我住哪个宿舍而已。
这个红头发的小混混似的大学生就是给我血泪记忆的刘力。他比我大一届,那时担任院学生会一个部门的部长,一年之后当上了学生会主席。他经常对我说他是从穷山沟沟里面蹦出来的,有今天不容易。这话今天再让我想想觉得他真没出息,你不过就考上一个大城市的一个二本大学,人生的奋斗才刚开始呢,就说自己多不容易。穷山沟怎么啦?农村又怎能啦?我家也不是农村的吗?
但是穷山沟沟里的农民到底有多穷,像我这样在城市长大的孩子可能都是没有概念无法想象的。比如刘力家没有电话,每次他父母都要走几里路到他姨妈家接他的电话,那是在2001年;再比如,我家那时的月收入上万,算不上大富贵,但一家人生活的也满惬意,而他家年收入有一万就相当不错了,其实大多数时候也就几千而已。当我把这些告诉我妈的时候她只是很惊讶刘力家居然如此之穷,但并没有阻止我和刘力继续交往,后来我指责她在这件事上要负很大责任时,她说她知道我不会和刘力认真,将来也不会和他走到一起所以就没管我由着我胡闹。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对自己女儿的大事如此漠然,以至于我后来受那些罪,究竟是不是该负很大责任呢?
开学三个月后有个同学介绍我和刘力认识,她和刘力是老乡。很快我发现他就是那个在饭堂盯着我看、跟踪我到宿舍的红头发小混混。原来这就是传说中大学里男追女的方式啊?我有点飘飘然。毕竟我是班上第一个被人追的女生,而且追我的人是大一届的师兄,还是学生会的干部。我当时的思想怎么如此浅薄啊!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刘力是从农村来,妄图和城市接轨却不怎么成功的那种人。他染红了头发,却无法将思想烫进脑袋;他穿着自认为很in的衣服,却不知道在我和其他H市人看来简直土的没品味的要命;他成天背着个SONY的CD随身听好像如此就能像诸多城里的小青年一样时尚,却不知当他连上课自习都随着劲爆的音乐摇头晃脑时别人已经对他投来了鄙夷的目光;他甚至学会了H市著名的骂人脏话,随口丢出吓你一跳,说的比很多H市人都要地道;他还学会了打麻将、斗地主,这是H市人的主要业余活动。
当然,一开始他不会对我全面展现这些低俗浅薄的特质。他很会装,很能骗,特别能说会道。他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积极向上、不甘平庸的农村小伙子,凭着自己勤工俭学赚来钱供自己像城里的同学一样消费。很长一段时间我也确实被唬住了。不仅是我,他的同学老师家人绝大多数人都被他故意表现出来的假象给骗了。为了牢牢拴住我,他想尽办法接近我的好朋友。我这些朋友对他的印象都相当不错!我的一个朋友露露和他走的最近。我们分手半年后她和刘力甚至还有来往。当我不堪这段回忆的重负,向她倾诉时,她指责我自私,她说难道刘力不伤心吗?他是真心爱你的。难道你们没有美好的回忆吗?难道他没有为你付出吗?
听了这些话我气的要吐血!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啊!居然一点不理解我当时的处境!刘力,这个混蛋男人给我带了怎样的灾难,让我陷入无底深渊整整四年!那是女人最青春美好的四年啊!如果不是因为他,我将会有多么阳光明媚的大学生活!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吗?他为我付出?你怎么不想想我为他付出了多少!算了算了,外人是永远无法理解的。我的吞下的血泪,只有我自己知道。
(五)血泪记忆
大概过去七年了,记忆已经开始模糊。当初血淋淋的伤口也逐渐在愈合。很多细节我记得不那么清楚了,爱恨的感觉也不再那么明显。现在我尽力描述当时的情景。
刘力总是表现的很爱我,很在乎我,为了我他可以付出一切一切!这就是我的死穴。从来没有人会这样全心全意的对我,连我的父母给我的爱都只有一半。刘力却可以给我全部!他会对我说很多我从未听过的甜言蜜语,山盟海誓,好像他心里就只装着我一个人,我就是他的全世界。像我那时那样对男人的甜言蜜语没有丝毫抵抗力的女孩子现在可能依然很多,希望我的事能让她们学到教训,少吃点亏。
大一那年我过生日,刘力送给我一套羽西的护肤品,此前我从未用过这么高档的东西。虽然我家的经济条件也不错,但父母都是农民出身,生活过的非常节省,只有吃饭是我家最奢侈的花销,在吃饭上面我妈花多少钱都愿意,但说到美容、化妆、打扮这些她是一毛不拔的。所以我刚上大学那会儿用的东西也就仅限于相宜本草之类。那次我们一起过了一个很浪漫的生日,然后我们走在了一起,我成了他的女朋友。理智的说后来发生的事我要负部分责任。虽然我渴望爱,但操之过急,没有看清楚对方的人品就做出了选择;虽有被骗的成分,但当时我的心态对自己极端不负责,总想着大学里来次浪漫的爱情就够了,不管以后有没有结果都行。就这样我被刘力点到死穴,死死的缠住,这一缠,就是整整四年!我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就在与他的无尽纠缠的痛苦中度过。
我和刘力刚开始的一段时间过的还不错。我们一起上自习,虽然上自习的时候只是我在看书,他在听CD而且弄的很大声,搞的隔壁左右的同学都有意见;我们一起吃饭,虽然他说因为有段时间经济困难退掉饭卡拿到五十块押金,所以很多次我刷自己的饭卡给他买饭;他会帮我拎开水,这是我最感激的,因为我太爱干净,一天要用掉四瓶开水,但又没本事自己一口气拎四瓶水上三楼宿舍。有他在身边,我觉得大学生活很充实很快乐。他是我的男朋友,更是我在大学唯一的朋友。
很快他开始向我伸出魔爪。在他那个凌乱不堪又肮脏的宿舍,我把最宝贵的处女之身献给了他,给了当时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最爱我最疼我的人。可是就在两年后,有一次我们吵架,我说:“刘力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为你付出了那麽多,连女人最宝贵的第一次都给了你。”他的回答我毕生难忘:“那有什么,我还不是把我男人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你了。”是真的,他的确是把他的第一次给了我。当时我无言以对,我被这个JP男人的垃圾思想彻底折服了!蠢的要命的我甚至还因为他这句话反思过到底男人的第一次是不是很宝贵?是不是男人的第一次和女人的第一次一样宝贵?还有一次我跟他吵架,具体什么原因已经记不清楚,我说:“你说太过分了。我为你付出最宝贵的四年青春岁月啊!”他说:“我还不是也为你付出我四年宝贵的青春岁月。”听到这句话我真是气的要吐血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有句话说男人二十刚出头的年纪是最黑暗的时代,因为他们这个时候一无所有,而女人这个年纪正是最娇艳的时候。所以男人应该感谢二十几岁时陪在他们身边的女人,因为这些女人用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陪他们度过了人生中最惨淡的岁月。我这个JP男朋友倒好,拿他那段一文不名的青春岁月来跟我的青春相提并论,无耻到这种地步,我无话可说。
因为避孕知识匮乏,不久我怀孕了。每次去医院面对妇科医生凶恶的询问我都委屈的要命。我的早孕反应非常强烈,每天晕沉沉的睡不醒,看到吃的就想吐。刘力经常眼含泪花说他对不起我以后一定好好待我,让我觉得有他这句话我受再大苦痛也值得。终于我成功做了无痛人流。但身体虚弱的不像样子。亲戚见到我都说我怎么瘦了那么大一圈。我一直很苗条,还有人说我瘦了好多,那是真的瘦了好多好多。
在这里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郑重的提醒各位姐妹,千万要小心!不是万不得已绝对不要做人流!人流对女人的身体是一种致命的摧残!我做过两次人流,第一次是无痛的,但麻药过去后仍然感觉下体像被掏空一样非常痛!而且人流后身体明显虚很多,怎么补都补不回来。第二次人流因为月份大了不能做无痛,只好咬着牙上了手术台。当吸引棒深入我的宫腔吸取胚胎的时候,那种钻心的感觉我到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毛骨悚然!我在台上痛的冷汗淋漓,死去活来,明明是寒冬飘雪的时节,我的毛衣却被汗湿透了。实在无法继续回忆,那次人流的经历太恐怖。但是现在各大医院,最兴旺的妇科生意仍然是人流!无知的女人们啊,要怎样才会明白这对自己是多大的摧残多大的伤害!
(六)血泪记忆
在我做完人流后一个多月,刘力开始很异样,总是表现的闷闷不乐,很多次好像欲言又止,出去喝酒的次数明显增多。过去我们晚上吃宵夜他就喜欢喝几瓶啤酒,然后似醉非醉的说些半真不假的话。终于有一次晚上在喝了几瓶啤酒后他抱着我痛苦流泪,说自己没出息,辜负了家乡长辈的期望,一事无成,学习成绩不好挂那么多门课,没入成党,还欠一屁股债——注意最后这句话才是重点!他说完后立即打自己嘴巴,好像说错了什么。但是我明白了,原来他这么久一直不开心就是因为欠钱。以我那单纯浅薄的脑袋,立刻就认为是因为跟我交往的花费和做人流欠下的债。
其实跟我交往他根本就没花什么钱。我是那种特别清高的女生,很看不惯一些女生动不动就拉着男生要请吃东西或者埋单之类。特别是处朋友时,我觉得更应该平横花费,这样才能显示自己的独立和自爱,两人的关系才会良性发展。我和刘力第一次一起逛超市,买了很多东西,绝大部分是我的,埋单时他本来想付,但当收银员报出两百多的总额时,他掏出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零钱让我推了回去,我自己付了钱。平时我们基本都在学校活动,吃饭在学校食堂,多数时候是各付各的,我刷卡他买票,因为他没有饭卡,有时我也帮他刷卡。
现在再想起来,觉得这根本就是他下的套!他就是要我认为他欠债是因为跟我交往!其实那时他已经欠下了五千多块的巨债!给我买的那套化妆品不过300多块,我做人流前后顶多花费700块。我问他欠了多少钱,他支吾着不肯说,最后才说就一千块多点。这正好和我估计的差不多。于是我安慰他说没事,不就一千块钱吗,你可以做点兼职,然后用我的饭卡吃饭,你的生活费来还债,我们一起努力,一下子就能还完了。
他立刻感激的热泪盈眶,紧紧抱着我,说能有我这样体贴的女朋友多么多么幸福,感动的话说了一堆,把我说的晕头转向,我觉得自己很伟大,觉得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共度难关的感觉很幸福,甚至觉得为他付出什么我都愿意。但是此后,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事实上,他根本不止欠一千多,那时他就已经欠了至少二十几个人的总共五千多块钱。他经常做的事就是找这个人借点钱还那个人,过段时间再找另一个人借点钱还这个人。他在大学期间最繁忙的业务就是借钱和还钱。繁忙到什么程度呢?大概每个月要借几个人的钱一次,再还几个人的钱一次。我这个人也确实很好糊弄,从来不追究他的经济状况到底如何,他的债务情况到底如何。我只知道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他每天蹭我的饭花我的钱但债却越来越多。
终于有一天当他无限委屈的告诉我他欠了五千多块时我立刻觉得天崩地裂!五千多块在2002年对两个在校大学生来说不能不算一笔巨款。前面也说了,我妈对钱很苛刻,平时给我的生活费不算多,我一个人用还可以过的不错,但是现在我要养另一个人,无可避免的会降低生活质量。为了给刘力生活费,我戒掉了从小喝到大的牛奶;以前在饭堂我想吃鱼就打鱼,想吃肉就打肉,现在为了给刘力省下生活费,除了青菜和咸蛋我什么都不敢打,更别说奢侈一回去校外的小馆子吃小炒了。这些就是在我做人流不久正需要进补的时候。好在周末我可以回家,我妈见我又黄又瘦,以为学校伙食差,其实是因为人流后营养没跟上,所以每次回家饭菜比以往更丰盛,她还会做一些菜让我带到学校吃。但这些啤酒鸭、红烧蹄花、糖醋排骨、萝卜炖牛筋、板栗烧鸡等等带到学校我都舍不得自己吃,而是给刘力吃了。
这样艰苦的生活我过了整整半年!从小到大我在生活上没吃过任何苦,从来丰衣足食。我以为我这样努力他看得到,他会心疼我受的这些苦,所以他也会努力的节俭还债。可是半年后我听到的却是这样一个晴天霹雳!五千块啊!我怎么还的清?那就像一座巨大的山压在我身上。欠十几个二十几个人钱,就在这个小小的校园里,这是多么丢脸的事!那就像一座巨大的山压在我身上。我一定要尽快想办法把钱还清。各位注意,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我觉得我有义务帮他还债!我男朋友的债就是我的债。是不是很可笑?至于为什么当时我会有那种想法,我后来一直想不明白。如果是现在的我知道自己男朋友经济状况如此混乱铁钉马上分手,不会多纠缠半分钟。女人一旦陷入感情漩涡,可能很多选择真的是身不由己,脑袋也不听使唤吧。
(七)血泪记忆
那时我想尽一切办法帮他还钱,但我每个月那么几百的生活费连我们两个的吃喝都只能勉强保障,又哪里来的闲钱呢?唯一的办法是出去做兼职。家教是最好的兼职,稳定安全单位收益高,但由于专业限制我们学校的学生在家教市场并不吃香。类似发传单、促销之类的兼职是最不挑人但最累的。超市促销员、街头发单员我都做了不少,工资少的可怜。最惨的一次是一个夏天,做可伶可俐的发单员。H市是有名的火炉,夏天室外温度经常可以到40度。那是我人流半年后,我头顶着猛烈的太阳在大街上发传单,从早上9点到晚上7点,中午半个小时休息吃饭,其余的时间一直那么站在太阳下发传单。一天收入是人名币70元!做了三天后我病倒了,高烧39.5度。但是我很开心,因为赚了二百块!
可能有人要问刘力那时在干什么呢?为什么他自己不做兼职来还债要你一个女人出去做这么辛苦的事。你们不知道,刘力是学生会干部,非常忙,学生会的大事小事他都要操心处理,还要补那些落下的功课,再有空还要和那些阿猫阿狗之类的狐朋狗友聚一聚,所以他哪里有时间做兼职呢。他是男人,要忙事业。而且他当上学生会主席之后更忙了。
关于学生会和学生会干部的事,因为刘力的关系,我见的比较多。而且我的初恋男友也是一所重点高校的学生会的主要干部,在我快毕业的时候我们联系过,纯粹是普通朋友那样交往,他们学校学生会的事我听说的也不少。在这里我不想多说,只一句:学生会那种地方水很混,事很杂,别以为学生会干部有多了不起。
补充介绍一下刘力的经济状况吧。我知道他家很穷,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我能原谅他欠别人那么多钱的原因。但和他相处一年多之后,我逐渐发现不是穷的问题,问题是又穷又好吃懒做!其实他家连学费都交不起。他申请了助学贷款,但还是照样找家里要钱交学费。每年他家里辛辛苦苦到处筹的四千多的学费,也不知道他怎么用了,反正债是没还多少。他家里人大概认为他是不用吃喝的神仙,平均三个月才给他四百左右的生活费。这对一个山沟沟里的农村家庭也许非常不容易,但四百块在H市的大学里只够省吃俭用活一个月。要命的是刘力不仅好吃懒做而且抽烟喝酒。刚开始他跟我说他抽烟只是为了解乏,没上瘾云云—–我发现这样说的男人为数不少,但不过不久他们就会对你说我没法不抽烟我上瘾了。喝酒呢,是因为学生会的事太多,他压力太大,需要发泄。我经常劝他,抽烟喝酒对身体不好,再说了我们现在这么困难吃饭都没钱,这方面你就悠着点吧。每当这时候刘力总是一脸懊悔,满嘴对不住我,而且发誓一定一定会戒烟戒酒,甚至有一次还跪在地上发誓。听到这些话我就不忍心再责备他。但他从来就没戒掉过。
那段时间我真是想钱想疯了,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琢磨着怎么弄钱。从我家弄肯定不可能,我妈要是知道我跟这种人交往肯定伤心死。于是我琢磨着找我以前的好朋友借,有个朋友一直暗恋我(他在我大学毕业后才向我表白),家境很不错,五千块对他不成问题。我想欠一个人五千块总比在自己学校里欠一堆人五千块要好,而且刘力的债主基本上都是他的同学,大家在这么小的校园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难为情。于是我把这个想法跟刘力商量,没想到刘力坚决反对。可能他怕我的朋友知道他的事会说他坏话让我跟他分手。其实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顶着这样的压力,在学校里没有一个朋友可以倾诉,只好跟以前的朋友倒苦水,但我只说他欠债太多其余一概不提。可没有一个人听了之后要我离开他。在和他交往一年后我就在要不要和他分手这个问题上徘徊,和朋友倾诉也是想听听她们的意见。但谁也没有给我建设性的意见,大家都只是随便安慰我两句。我分析原因可能有二:第一,我的大部分朋友刘力都见过,而且背着我跟她们打电话还经常上网聊QQ,把她们哄的很开心,所以她们对刘力的印象都非常好;第二,我和我的朋友们一样刚上大学,又不在同一个学校,具体情况她们不了解,而且大家都没什么社会阅历,不知道人心险恶,想着劝和不劝离这样的鬼话,她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因为刘力反对,我打消了找朋友借钱的念头。做兼职打工不仅累而且赚来的钱十分有限,刘力抽烟喝酒赌博还有高额的手机费很快就将我辛苦赚来的钱挥霍殆尽。这里插一句,那时02年初,手机在大学生中并不普及,连我都没有手机,但刘力就想法设法买了一部当时很新潮的MOTO手机,而且每个月手机费都要一两百。他的理由是学生会事情多,他需要通讯工具,让别人好找他。这些全是P话。有多大能力做多大事,没有你连生活费都成问题,还用什么手机?但当时我很是相信他这些P话的,觉得他用手机是万不得已。我内心万分痛苦,真恨不得中个五百万,那样我们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很多次我做梦都是在数钱,数到正开心的时候就醒了。我甚至还想过出去当小姐!一向在家里娇生惯养、上学成绩优异、作风清高的我居然会有如此卑微的想法!我居然堕落到如此地步!
(七)血泪记忆
那时我想尽一切办法帮他还钱,但我每个月那么几百的生活费连我们两个的吃喝都只能勉强保障,又哪里来的闲钱呢?唯一的办法是出去做兼职。家教是最好的兼职,稳定安全单位收益高,但由于专业限制我们学校的学生在家教市场并不吃香。类似发传单、促销之类的兼职是最不挑人但最累的。超市促销员、街头发单员我都做了不少,工资少的可怜。最惨的一次是一个夏天,做可伶可俐的发单员。H市是有名的火炉,夏天室外温度经常可以到40度。那是我人流半年后,我头顶着猛烈的太阳在大街上发传单,从早上9点到晚上7点,中午半个小时休息吃饭,其余的时间一直那么站在太阳下发传单。一天收入是人名币70元!做了三天后我病倒了,高烧39.5度。但是我很开心,因为赚了二百块!
可能有人要问刘力那时在干什么呢?为什么他自己不做兼职来还债要你一个女人出去做这么辛苦的事。你们不知道,刘力是学生会干部,非常忙,学生会的大事小事他都要操心处理,还要补那些落下的功课,再有空还要和那些阿猫阿狗之类的狐朋狗友聚一聚,所以他哪里有时间做兼职呢。他是男人,要忙事业。而且他当上学生会主席之后更忙了。
关于学生会和学生会干部的事,因为刘力的关系,我见的比较多。而且我的初恋男友也是一所重点高校的学生会的主要干部,在我快毕业的时候我们联系过,纯粹是普通朋友那样交往,他们学校学生会的事我听说的也不少。在这里我不想多说,只一句:学生会那种地方水很混,事很杂,别以为学生会干部有多了不起。
补充介绍一下刘力的经济状况吧。我知道他家很穷,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我能原谅他欠别人那么多钱的原因。但和他相处一年多之后,我逐渐发现不是穷的问题,问题是又穷又好吃懒做!其实他家连学费都交不起。他申请了助学贷款,但还是照样找家里要钱交学费。每年他家里辛辛苦苦到处筹的四千多的学费,也不知道他怎么用了,反正债是没还多少。他家里人大概认为他是不用吃喝的神仙,平均三个月才给他四百左右的生活费。这对一个山沟沟里的农村家庭也许非常不容易,但四百块在H市的大学里只够省吃俭用活一个月。要命的是刘力不仅好吃懒做而且抽烟喝酒。刚开始他跟我说他抽烟只是为了解乏,没上瘾云云—–我发现这样说的男人为数不少,但不过不久他们就会对你说我没法不抽烟我上瘾了。喝酒呢,是因为学生会的事太多,他压力太大,需要发泄。我经常劝他,抽烟喝酒对身体不好,再说了我们现在这么困难吃饭都没钱,这方面你就悠着点吧。每当这时候刘力总是一脸懊悔,满嘴对不住我,而且发誓一定一定会戒烟戒酒,甚至有一次还跪在地上发誓。听到这些话我就不忍心再责备他。但他从来就没戒掉过。
那段时间我真是想钱想疯了,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琢磨着怎么弄钱。从我家弄肯定不可能,我妈要是知道我跟这种人交往肯定伤心死。于是我琢磨着找我以前的好朋友借,有个朋友一直暗恋我(他在我大学毕业后才向我表白),家境很不错,五千块对他不成问题。我想欠一个人五千块总比在自己学校里欠一堆人五千块要好,而且刘力的债主基本上都是他的同学,大家在这么小的校园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难为情。于是我把这个想法跟刘力商量,没想到刘力坚决反对。可能他怕我的朋友知道他的事会说他坏话让我跟他分手。其实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顶着这样的压力,在学校里没有一个朋友可以倾诉,只好跟以前的朋友倒苦水,但我只说他欠债太多其余一概不提。可没有一个人听了之后要我离开他。在和他交往一年后我就在要不要和他分手这个问题上徘徊,和朋友倾诉也是想听听她们的意见。但谁也没有给我建设性的意见,大家都只是随便安慰我两句。我分析原因可能有二:第一,我的大部分朋友刘力都见过,而且背着我跟她们打电话还经常上网聊QQ,把她们哄的很开心,所以她们对刘力的印象都非常好;第二,我和我的朋友们一样刚上大学,又不在同一个学校,具体情况她们不了解,而且大家都没什么社会阅历,不知道人心险恶,想着劝和不劝离这样的鬼话,她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因为刘力反对,我打消了找朋友借钱的念头。做兼职打工不仅累而且赚来的钱十分有限,刘力抽烟喝酒赌博还有高额的手机费很快就将我辛苦赚来的钱挥霍殆尽。这里插一句,那时02年初,手机在大学生中并不普及,连我都没有手机,但刘力就想法设法买了一部当时很新潮的MOTO手机,而且每个月手机费都要一两百。他的理由是学生会事情多,他需要通讯工具,让别人好找他。这些全是P话。有多大能力做多大事,没有你连生活费都成问题,还用什么手机?但当时我很是相信他这些P话的,觉得他用手机是万不得已。我内心万分痛苦,真恨不得中个五百万,那样我们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很多次我做梦都是在数钱,数到正开心的时候就醒了。我甚至还想过出去当小姐!一向在家里娇生惯养、上学成绩优异、作风清高的我居然会有如此卑微的想法!我居然堕落到如此地步!
怎么后面的内容都发不上去了呢。这个帖子很快就要沉了吧。哎。还有好长呢。
(八)血泪记忆
这样黑暗的时光过了一年多,我逐渐认清了一个事实:刘力的钱是永远还不清的。我不是救世主,我救不了他。认清这个事实后我开始对他有所防备,不那么容易把钱给他用。但很多时候无法避免。比如我们每天一起吃饭,他没钱买饭的时候我好意思自己买了一个人吃吗?我得给他买。所以他还是在蹭我的钱用。
但刘力这个人的脸皮真的很厚,以前我不知道什么叫脸皮比城墙厚,认识他之后我才明白。他用我的钱,没有丝毫羞赧。为了省下更多的钱给他用,我每个星期五下午回家,星期一早上才回学校。有一次周五,我记得回家的时候饭卡里还剩下60多块钱,按照02年H市学校的伙食标准,60块钱吃一个星期没问题。但等到周一中午我打卡时却发现只剩下几毛钱,看着站在我旁边的这个等着我买饭给他吃的红头发男人,我一下子觉得很耻辱、很恶心!可以用一个星期的饭钱,凭什么你这么大摇大摆的用了两天就没了?要是你自己的钱就算了,这是我的钱,你女朋友的钱,一个女人的钱!我不说话,默默存好钱,买好饭,静静吃完。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